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仙桃市人民检察院

浅谈以出借款项收取“利息”方式受贿的认定

时间:2013-01-16 来源:仙桃市人民检察院 访问量:

    近些年来,一些贪官为逃避法律的惩处,贪污受贿的形式越来越多样化,手段越来越隐蔽。而以出借款项收取“利息”或以签订投资协议(即不参加经营管理也不承担经营风险,而约定固定收益)的方式获取高额“回报”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对此是应认定为行受贿犯罪的异化还是民间借贷?如认定为行受贿犯罪,其数额应如何确定?在司法实践中分歧较大。为准确适用法律,维护法制统一,对此进行分析和研讨,确有必要。 

    司法实践中对此有两种处理方式:一是不认定为犯罪;二是认定为行受贿犯罪,但认定的依据和确定数额的方法存在较大差异。笔者将司法实践中的一些典型案例予以收集整理,并针对这些案例做了简要分析。 

    案例一:原广东茂名市常务副市长杨光亮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办案人员在起获的赃物中发现了几十张借条,金额达6000万元,利息高出银行贷款数倍,但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并未对此予以认定和指控【1】。 

    案例二:宋某,某市发改委原主任、党组书记,因受贿被起诉至某市中级法院。宋某以其舅舅委托为名,向某公司负责人唐某提出要求投资该公司,并拿出50万元交给唐某。宋某自己起草投资入股证明,向唐某提出无期限索要每年40%的回报,唐某迫于无奈予以答应。7年间宋某累计从唐某所在公司收取所谓的投资回报140万元。一审法院认为宋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该行为名为投资实为借贷,回报款是借贷利息,宋某与某公司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经协商一致双方达成合意,所得回报利率也未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符合司法解释的规定,不能因为宋某是行政领导,与某公司有工作往来,就将民间借贷认定是受贿所得【2】。 

    以上案例一和案例二,被告人以出借款项或投资的方式,收取高额利息均未认定为受贿罪,笔者认为此种“一刀切”的处理方式过于武断,缺乏对具体职务行为与收取高额利息之间关系的分析判断,不利于打击贿赂犯罪。事实上案例二中,检察机关对该案提起抗诉后,二审法院将140万全部认定为受贿犯罪数额。笔者不赞成一律不认定为受贿罪的做法,对此不作过多讨论。 

    案例三:2010年4月13日,江苏省海门市原副市长张永斌因受贿罪被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该院查明,2004年至2009年间,时任海门市建设局局长的张永斌先后多次借款(累计1300万元)给海门市某路桥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徐某),除还本金1300万元,徐某先后以支付利息的形式给张410万元。该院另外确认在海门市当时同类行业民间拆借利率不超过年利率20%。对此,张永斌辩称不是受贿而是民间借贷。该院认为,张永斌与徐某之间的借贷关系不属正常的民间借贷关系,而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四条的规定,应以受贿论处,受贿数额为超出同类行业同期民间资金拆借利率20%以上部分即150万元。辩方提出应适用民间借贷利率可以在同期银行利率4倍以内的意见,法院认为与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不符,未予采纳【3】。 

    案例四:2010年4月1日,湖北省仙桃市原规划管理局局长李选民因受贿罪被仙桃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该院查明,被告人李选民利用其职务之便为仙桃天下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赵某)开发房地产项目提供了帮助。2007年5月,赵向李借款50万元,双方约定一年后赵还李100万元。2008年10月,赵付给李100万元。对此,李选民辩称不是受贿而是民间借贷。该院认为,被告人李选民利用职务之便为赵谋取利益,其以高额利息受贿的故意十分明显,按《意见》第四条规定,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第六条的规定,李选民此笔受贿数额为280220元(即50万元扣除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219780元)【4】。 

    案例五:2010年8月3日,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交通局副局长丁昌池因受贿罪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该院查明,被告人丁昌池受东西湖区某建筑公司经理蔡某请托,利用职务之便,为蔡某承揽工程提供帮助。2001年7月至2002年4月蔡某先后五次向丁借款1361290元,蔡某根据双方约定先后五次共付给丁215万元,“利息”达788710元。该院还确认蔡某同期还找多人以3%的月利率借款。对此,丁昌池辩称不是受贿而是民间借贷。该院认为,丁昌池利用职务之便为蔡某承揽工程谋取利益,其收取蔡某所付“利息”按月利率3%扣除后应当认定为丁收受的贿赂【5】。 

    上述案例三、四、五中,三名被告人均辩称不是受贿而是民间借贷,法院均认为构成受贿罪,但受贿数额的确定则各不相同。 

    案例三是将所收取利息按当时本地同类行业民间拆借利率扣除,超出部分认定为受贿数额,并明确排除《若干意见》的适用。此例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能否当然适用《意见》。《意见》第四条是关于以委托理财的名义收受贿赂的规定,借款收取约定利息能否界定为委托理财?笔者认为委托理财的一个显著特征是收益不确定且风险由委托人承担,而借款收取约定利息显然不具备这个特征。此种借款的利息通常是约定好了的,且无条件由使用人支付。故借款收取约定利息不应适用《意见》的规定,即不能简单认定为委托理财。问题之二是数额的计算,如前所述该案例是以本地同类行业民间拆借利率为扣除标准,超出部分认定为受贿数额。而本地同类行业民间拆借利率如何确定呢?如果当地没有权威部门确定并发布,而仅仅是办案部门的一家之言则具有很大的随意性。 

    案例四则适用《意见》后直接参照《若干意见》处理。该《若干意见》是对民间借贷的保护性规定,民间借贷由于不存在权钱交易,风险很大,故而允许高于国家法定贷款利率数倍,而受贿是犯罪行为,受贿金额只能依照受贿的权钱交易实质来确定,不应当直接适用民事规则,否则,有承认该行为是民间借贷而非犯罪的嫌疑。在此案例中,有关法院一方面认为“被告人李选民利用职务之便为赵谋取利益,其以高额利息受贿的故意十分明显”,另一方面又引用《若干意见》以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予以扣除,认为李选民可得借款利息219780元,如此意味着所收受利息在同期银行贷款利率四倍以下就不以受贿罪论处了,这样贪官们即可照此办理大发横财而高枕无忧了。 

    案例五则将所收“利息”以付息方同期较低借款利率为标准予以扣除,剩余部分认定为受贿数额。此种认定方法也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将付息方同期较低借款利率作为扣除标准,依据是什么,是否有足够的说服力。二是如果不存在付息方同期较低借款利率应如何处理。假设某公司为了获利,找多人借款且利率均相同,其中包括利用职权为该公司谋取利益的国家工作人员,如按案例五的认定方式,因不存在同期其他较低借款利率,则不能认定该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例五的论点是以借款的广泛性否定该国家工作人员为其牟利后以借款收息的方式受贿的特殊性。毫无疑问民间借贷是有风险的,近期各地发生的多起“跑路事件”即是明证,但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往往能将风险降到最低,一般能保证优先受偿,而且如果利息未到手也只是既未遂的关系而不是罪与非罪的关系。 

    笔者认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使用人即请托人谋取利益,出借款项收取利息,且远高于国家法定存款利息的应以受贿罪论处,低于国家法定存款利息的不构成受贿犯罪。根据我国刑法,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借款收取利息能否构成受贿,应着重把握以下几点: 

    第一,行为人必须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包括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第二,行为人必须利用了其身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这里的谋取利益不能限定为不正当利益,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不可收买性决定了不能以职务获取不正当报酬【6】,即不需要达到谋取非法利益或额外利益的程度。如果行为人虽然是国家工作人员,将钱借给他人获取高额利息,但并未利用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则不能以受贿论。如果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的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也以受贿论处。以上两点是区别于间民借贷的关键点。 

    第三,受贿金额的大小也决定出入罪,其认定应符合受贿罪权钱交易的本质特征,适用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借钱给请托人并收取利息,通常超出国家存款利息很多,是全额认定为受贿还是部分认定为受贿呢? 笔者认为从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出发不宜全部认定为受贿。因为国家工作人员实际借款或出资,其目的是获取超额回报,该超额部分才是行为人利用职务之便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的回报,所以只应将超额部分认定为受贿。超额部分又如何确定呢?笔者认为应以国家同期最高存款利率为扣除标准,而不能采用上述案例的扣除标准。国家法定存款利率是行为人可以预知并可期待的合法收益,即行为人无需权钱交易即可获得。而超出部分就是行为人希望获取的超额回报,也是行贿人支付的对价。国家法定存款利率具有法定和全国统一的特点,以此为扣除依据,能有效避免人为因素,维护法制的统一。 

    【1】参见《钱江晚报》2011年6月27日报道 

    【2】参见于志刚主编:《新型受贿犯罪争议问题研究》,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年第1版第144-145页 

    【3】参见《检察日报》2010年5月25日五版《收取远高于正常借款的利息是受贿》 

    【4】参见《湖北省仙桃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0仙刑初字第89号》 

    【5】参见《楚天都市报》2010年8月13日a04版及《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0武刑初字第39号》 

    【6】参见张明楷:《刑法学》,法律出版社2007年第三版第873页  

作者:仙桃市人民检察院

上一篇新闻:完善不批准逮捕权监督机制的思考
下一篇新闻:未成年人缓刑期内再犯罪的防范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